我夫江澄

就是不想上色。其实我不会(小声比比)太爱他们了却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科普向】关于墨香铜臭相关黑料的辟谣与反盘

实力宠叽魏无羡:

近日来发生了不少事相信各位也有所耳闻,为避免争议,本人对此次事件不予评价,仅针对各方黑子又双叒叕拿出来炒的陈年洗脑包进行辟谣,将不定期进行更新,也欢迎评论补充。




作者自我澄清一




作者自我澄清二




关于营销的辟谣




关于魔道涉嫌抄袭多部作品的反调色盘




反抄袭吧对此事看法




仙剑粉做的反调色盘



霹雳粉做的反调色盘




括号君太太对于同道殊途是否为墨香铜臭花钱请策划的澄清




微博主页墨印香堂对于推文一事的澄清




业内人士为魔道是否营销一事辟谣:












关于魔道卖ip给营销公司“新湃传媒”一事辟谣:










请各位粉丝不要对任何人进行人身攻击与地图炮,不要在其他不相关的作品底下(包含但不限于小说、漫画、动画与B站弹幕)提起魔道。




圈地自萌,理性交流,不要落人口实留下把柄,你们无意间说的一句话,责任都是由作者来担。







啊啊啊感觉我智商跟不上了,为什么都奶黑水?!

怜怜变成白无相也好吧,起码不用过得这么难受。。。

【忘羡】四时景

甜死了!!!

辰予:

无脑发糖的小段子。ooc严重。随便看看就好()


字数:1763


————————————


01


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一年到头就没有哪天是不适合人瘫在榻上赖床的——特别是对于魏无羡这样的人来说。


然而对此,夷陵老祖自有其充分的理由,解释起来非常的理直气壮。


“春天到了,万物都在生长,需要充足的睡眠。”


“……”


“叔父回来了我也没办法早起呀,谁让你每天晚上都把我折腾得这么狠。”魏无羡一边享受着蓝忘机的穿衣服务,一边朝他眨了眨眼睛,十分无辜地提出了建议:“要不今晚上咱们就别天天了?”


“……”


“乖哦,你今晚上可千万别把我压在床上这样那样的。”


“……”


“你放心,我保证今晚上一定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绝对不撩拨你,不钻你的被子,也决不乱亲乱摸乱蹭。”魏无羡束起三指严肃道。


“魏婴……”蓝忘机哽了哽,明晰的喉结忽的滚动了一下,半晌才继续艰难地道:“手不要乱放。”


“我的手怎么就乱放了?”魏无羡迅速收回了在蓝忘机腰间胡作非为的手,笑着勾住了他的脖子向身后铺着的软垫仰去,躺倒的瞬间两腿麻利地盘上了他的腰,抬起的臀故意在某处蹭了一下,口中继续作死撩拨道:“唉,我刚才说的是晚上,现在可是大白天。”


……


这般恶劣的撩拨下场便是直到过了午饭的点,魏无羡才稍微恢复了点精神,混混沌沌的任由蓝忘机将他从被子里捞了出来。


所以对于魏无羡来说,早起真的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呢。


02


在夏天里,魏无羡对云深不知处的冷泉有一种出于本能的喜爱。


“你以前就没有来这消过暑?”魏无羡一头猛地扎进了冷泉里,划了两下后又钻了出来。被浸湿的长发贴在了他的脸颊和肩背上,正不住地往下滴着水,一颗颗水珠沿着他胸膛和后背的皮肤肌理下滑,又纷纷落回到了池子里。


蓝忘机轻轻摇了摇头,将他甩了一地的衣服一一捡起,叠好放在一旁后便径自寻了空处坐下。


他的声音在哗然的水声里响起:“未曾,只将冷泉作修行用。”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抬手往他所在的方向泼了些水,哈哈笑道:“那我又给你们家开了个先河咯。”


那一层层轻巧地落在池边青草之上的白衣被溅湿了些许,蓝忘机也并不在意,口中轻轻地“嗯”了一声,望向那人的目光甚是柔和。


魏无羡又在水里游了一会,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转过了身,“哗”的一声带起了一大片水花。


“蓝湛蓝湛——我们下山去买西瓜吧。”


03


“当”的幽幽钟声从远方缓缓飘来,传进人耳中像是在水面投入了一颗石子,短暂地泛起了涟漪之后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魏无羡牵着身边人的手,一路走一路张望,看到什么新鲜的事物还会突然收紧手,扯着蓝忘机也去看,一副兴致很高的模样。


“很开心?”下山时,蓝忘机开口问道。


“对啊。”说着,魏无羡突然朝他猛地一扑,抬起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说这话时的语气像是浓稠的化不开的蜜糖:“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红色的枫叶呢——你说我以前怎么就这么想不开,没有早点跟你回来呢。”


蓝忘机怔了怔,温声道:“以后每一年都会看到的。”


“好啊。以后每一年都来看看吧。”魏无羡伸手抓住了束在他脑后的抹额飘带,绕在指尖把玩着,片刻又笑道:“蓝湛我累了,你抱抱我呗?”


“好。”


明知道这不过是小孩似的撒娇把戏,蓝忘机却微微弯了唇角,用垂下的眼帘遮住眸中透出的光彩。在路人惊诧又好奇的眼光里,弯下腰抄起了魏无羡的膝弯,将人稳稳地抱在了怀里,珍重得宛若怀中装着整个世界。


走了还没两步,一片红叶就颤颤悠悠地落进了魏无羡怀里,被他捻起的那刻夕阳的余晖映着满山的枫林,像是割不断的彤云从天际一直蔓延到了指尖。


他凑近了蓝忘机,又将那片红叶举了起来,挡在了两人面前。


望着那双只盛着自己的眼眸,魏无羡突然狡黠地笑了,小声地道:“蓝湛,现在我要亵渎佛门清净了。”


说完,他揽过了蓝忘机的脖子,小心地吻上了那两瓣唇。


04


魏无羡掀开被子,迎着那扑面而来的暖意钻了进去,因吹了小半宿冷风而冰凉僵硬的身子非常自觉地贴上了被窝里的热源,还故意伸出了一双脚去冰蓝忘机。


他贴着蓝忘机拱来拱去,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后终于舍得安静了下来,埋在人怀里欢快地道:“蓝湛,我冷吗?”


“冷。”蓝忘机客观道,察觉到听了这话的魏无羡又默默地将身子挪开了些许,他又将怀里的人搂得更紧了些。


心里分明受用得很,可魏无羡还是忍不住调侃道:“冷你还搂得这么紧干嘛?”


“喜欢。”蓝忘机将下巴轻抵在他头上,一手抚过他的头发,“喜欢你。”


“……”魏无羡怔了怔,半晌,才缓缓地抬起头看他,笑道:“蓝二哥哥这是吃了什么?嘴这么甜。”


蓝忘机低下头,在他唇上落下蜻蜓点水的一吻,低声答道:“你。”



噗哈哈哈

深白:

脑洞于剧情爆炸之前

坚信自己绝不会连续站两个BECP的我真是图样啊……